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38章战一府

第138章战一府

        谢天虽然见过不少大阵大仗,但都是率领诛心楼的人对敌,可谓兵强马壮,这一次却是带着个伤重的柳未明,还有被羁押着的两个女人,能不能突出重围,也是没有半点把握。

        柳未明倒是豪爽的哈哈一笑道:“能与你再并肩作战,死而无憾!”

        谢天暗自点头,纵目四顾,却没有看见骆紫云和周小蝶的身影,脸色一沉道:“骆紫云和周小蝶呢?”

        段千帆道了一声:“你若束手就擒,我保二女平安无事!”

        谢天哈哈一笑道:“没想到堂堂段千帆,竟然要用两个女人做要挟,真不要脸!”

        人群中忽有一个猥琐的声音说道:“二女年轻漂亮,跟着你是可了惜了,放心,杀了你之后,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

        谢天面色一凛,纵目四顾,想要把这个口出秽言之人揪出来,奈何这人说完话便闭上了嘴,一时之间却也难以分辨。

        “我既然敢来,就不会没有对付尔等的手段,你若聪明,将二女带出,我接了人,自然离去,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岂不是两全其美。”

        人从中那个猥琐的声音忽又说道:“真是大言不惭,自己马上便要被剁成肉酱了,还想脱身,你……”

        谢天突然肩头微震,咻的一道寒光冲天而起,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了几分,假山一条人影噗通一声跌落,挣扎着爬了起来,捂着脖子摇摇晃晃如同醉酒一般,指缝中鲜血狂飙。

        “他是东山修卫莫有轮……”

        “莫家和骆家不和,人尽皆知……”

        “他这是想借众人的手铲除莫家的敌人啊……”

        只见莫有轮脸上肌肉扭曲,显得痛苦至极,喉结“咯咯咯”的响着,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张嘴却喷出一蓬血沫,却也强挤出来几个模糊不清的字:“你……好毒”

        轰然倒地,四肢抽搐几下,便没了气息。

        段千帆怒道:“你还敢随便杀我三宵城的人!”

        忽又有人说道:“下一个要杀的便是你!”那人说话的时候应该是距离很远,但最后一个“你”字出口时,人已经到了人群中。

        段千帆自然认得,这位便是荣家的二把手——荣长青!

        荣长青凭空出现,行踪甚是诡异,三宵城修士无不大惊失色。

        “赤晖六品……”

        荣长青飘落人群中心,身形微晃,脚步明明很慢,却攸然出现在段千帆面前。段千帆早已经起身,将主坐让了出来道了一声:“大人请坐”

        荣长青也没有推迟,直接坐了上去,却没有正眼看段千帆,而是盯着谢天不停的打量着。

        段千帆虽然不满,但脸上却不敢显露出一丝这样的情绪,而是很好的掩饰下来,又命人沏了茶,亲自递到荣长青面前。

        “大人请用茶”

        荣长青接过茶杯,浅点一口,说道:“立刻拿下!”

        谢天暗自松了一口气,杀莫有轮是他刻意所为,他才不管刚刚说话的人是谁,有个由头就好,死人又不会喊冤。

        无声无息的除掉了骆家潜在的威胁,哪怕自己离开了三宵城,也不会再有人对骆家不利。

        其实这之前的事情都是段千帆安排好的,准备演一场戏,但是如今荣长青亲自到场,只怕想要糊弄过去怕是没那么容易。

        一挥手,就要下格杀令,却被谢天拦下。

        “段大人,在场大多数人都是属下的相识,曾经一起喝过酒、共过事,如今却要刀兵相见,心中甚是感慨,想讨碗酒喝!”

        段千帆沉思片刻,见荣长青也没有出言反对,便喝了一声“拿酒来!”

        不一会儿,家丁搬了几坛子酒和一摞碗过来,满满的倒上酒,谢天端起一碗,一干而尽,然后说道:“我老家有位英雄,就是这样与他的旧识喝的绝交酒,今天我谢天也效仿一下,哪位愿意与我喝上一碗,待会儿我杀他不算绝情,他杀我也不算无义!”

        庞羯默默的走了过来,端起一碗酒,一干而尽,酒碗被甩得稀碎,谢天学着那位英雄的样子,叫了一声:“痛快”

        一碗酒一饮而尽,接着是肖璋,他还记得被谢天以酒泼面的的那一刻,现在有机会复仇,毫不犹豫的端起酒碗,酒干、摔碗离去。

        最后一碗酒饮尽,谢天探手便抓住一名修士,呼的一下就扔了出去,啪的一声砸在假山脚下顿时晕死过去。

        见谢天率先动手,三宵城的修士不再犹豫,纷纷扑了上来。最前面的还是肖璋,他长剑一抖,直刺谢天胸前,谢天也不躲避,探手抓过一名修士挡在胸前,噗嗤一声被肖璋刺了个对穿,一命呜呼。

        刚刚喝酒是假,以酒识人是真,现场的人被谢天快速的分成了三类。

        一种不肯喝酒的,毫无交情可言,挡则杀之。

        二种喝酒犹豫的,属于墙头草,尚未坚定立场,这种类型最为可怕。

        三种便是喝得干净利落的,这种是真性情之人,未必是敌人。

        随手拉来挡剑的便是第一种人。

        肖璋也算个狠人,直接一脚就剑尖死透的人一脚踹开,继续挥剑杀来。

        谢天哈哈一笑,左掌推出,一只大酒坛迎面飞向肖璋。肖璋单手一横,待要运用掌力将酒坛拨开,不料谢天跟着临空一掌击出,那只大酒坛顿时碎成千百片。碎坛片非常锋利,被谢天掌力一催犹如千百把剑一般,噗嗤噗嗤的将肖璋射得遍体鳞伤。

        酒坛碎片余势未减,又射翻了十几个修尉府的人,顿时哀嚎一片。谢天一股做气,嗖嗖几脚,剩下的几只酒坛子也被踢得飞了出去,正待要补上两记劈空掌,重施故技,却不料一条身影已然跃起,人未至,一股阴柔的掌力先到了。

        谢天知道是一名高手所为,回身招架,两人灵力相激,来人腾腾退去数仗才稳住身形,谢天却猛的欺身而上,来人赫然便是风九幽。

        风九幽被谢天一掌击溃,正待再上,却被青鸾一把拉开,厉声喝道:“你不要命了!”

        风九幽感激的看了青鸾一眼,段千帆从青鸾身后闪了出来,脸色铁青,也不与谢天答话,直接挥掌就上。

        如今谢天的实力高出段千帆好几个品级,自然不用再惧怕他,玄功运转,气势如虹,身体微微前倾,一阵风似的便飘到段千帆面前,轻蔑的说道:“太慢了、太慢了!”

        话音未落,啪的就是一掌印在了段千帆胸口,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咂舌。段千帆也没有料到,士别半月,谢天的实力就恐怖如斯。

        噗嗤!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吐出一口黑血,砰的一声,落在荣长青脚下。

        “杀!”

        忍着伤痛,段千帆终于下了命令,所有的修士朝着谢天扑了过去。好个谢天,快速的在人群中穿插,双臂舞动,大开大合,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宗师风范,每一招一式都精妙绝伦,出招似闪电,落招如泰山,拳如锤,脚如鞭,所到之处无不摧枯拉朽,无人能挡。

        嗖嗖嗖嗖嗖……

        一条条身影被拳风震得倒风了出去,骨断肉伤,哀嚎一片。更有不少修士直接被打死。

        众人不觉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人吗?这简直就是人形杀器啊,荣长青依然端坐在椅子上,看着众人群殴谢天,不,是看着谢天一人痛殴众人,不禁骂道:“一群饭桶!”

        看着满地的伤者,荣长青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将喝残的剩茶缓缓倒出,然而茶水并没有倾洒而下,而是飘浮起来,在荣长青的手掌边形成一串水珠,晶莹剔透。

        这串水珠在荣长青掌间不断的来回穿梭,每转动一圈,蕴含的灵力便庞大一分,荣长青踏步走来,浑身的气势完全放开了

        “赤晖六品……”

        现场有人惊呼,这是他们做梦都无法企及的境界,一步一步踏来,轰轰的脚步声震得地面都开始晃动,在谢天手中吃了大亏的修士无不欢欣鼓舞,终于有人可以收拾你了。

        人们开始赞美荣长青,他身上散发的气势让现场的人呼吸都感觉到一顿,仿佛空气被抽干了一样。

        谢天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这是他遇到的最强大对手,两人的境界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把谢天形容成鸡蛋都有夸大的嫌疑。

        人们仿佛已经看见谢天被轰成渣的画面,柳未明艰难的站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荣长青扑了过去,嘴里喊道“走……”

        柳未明全力的一扑,身形也快得如风,然而和荣长青的速度一比,差了不是一星半点,更可悲的是,荣长青眼里根本就没有他的存在,脚步已然“嗒嗒”的响着,一股无形的气浪在身前涌动,柳未明的身体直接被这股气浪掀得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殷红的血液画出几条凄美的弧线,轰的一声落入假山堆中。

        谢天眼角抽搐,迅速调集全身的灵力,与荣长青扛衡,发髻被震散,满头黑丝随风鼓动,接着是衣裳,气浪中仿佛有无数把利刃,将谢天的衣服割出密密麻麻的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