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32章风九幽

第132章风九幽

        人如蛟龙出海,拳如流星飞泄,气势汹猛的砸向袁侯。

        此时的袁侯本来就已经暴跳如雷,一个白晖境一品,竭尽全力两拳都没能砸死一个初境九品,真是丢死个人了。

        再次调集全身的灵力,汇聚成无坚不摧的一拳,朝着谢天的胸口就轰了上去。

        轰!

        如雷一般的一声响在现场炸开,冲击波的余威直接将方圆数丈范围夷为平地。现场一片狼藉,尘土四起。

        “我去,这也太震撼了吧……”

        所有的人开始关注战局的结果,尘土未散,便有咳嗽声从尘土中传了出来,有耳朵尖的人一下便听出是袁候的声音。

        “是袁候,他还活着……”

        “这就说明谢天死了……”

        “靠,什么垃圾也敢与咱们东山为敌……”

        风九幽的脸色这会儿才苏展开来,南山的头被弄死了,其他的人还不是树倒猢狲散,唯我的命是从。

        朗修和白漱白灵姐妹眨了眨眼睛,我的工资都还没呀!只有周大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风九幽显然是等不及了,猛的挥动长袖,平地便起了一阵风,将弥漫的尘土瞬间卷得无影无踪。

        现场出现一个坑,坑不深,一圈一圈的像波浪,圈中半跪着的正是袁候,他脸上苍白,嘴角沁出一丝血迹,气息紊乱,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坑中除了袁候再无他人,东山的人包括风九幽都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终于搞定了那个家伙。

        这一回连周大路都有一丝不安了,老大该不会真的被轰得渣都不剩了吧?正疑惑,坑中心的位置传出一阵咳嗽声。

        “咳、咳、咳……”

        慢慢的从中心站起个人来,不是谢天还有谁?

        原来力量碰撞爆的那一瞬间,震荡的泥土便将他给活埋了,他有意给东山的人一个“惊喜”,所以躲在了后面。

        见谢天安然无恙,周大路喘了一口气。白漱白灵拍拍胸脯,样子竟然比周大路还要开心,不为啥,工资有着落了。

        “嗯……这都不死”东山的吃了一惊,要不是有层皮连着,下巴就掉地上了。

        吐了口带泥的唾沫,谢天狼狈的从坑里爬起来,冲袁候勾勾手指,道了一声“再来!”

        袁候却视若罔闻,转身便走,他想要找个没人的角落好好哭一场,太丢人了,算了,就这地方吧,袁候东看看西望望,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尽管谢天的样子有些狼狈,但人家笑到了最后,风九幽的脸面再也挂不住了,一个白晖境一品败在了一个初境九品的手里,丢人。再打吧,看样子得自己出手,但一个白晖二品欺负一个初境九品,传出去岂不是更丢人,怎么办、怎么办?

        “还有谁?”

        正在为难处,谢天那厮猖狂的嚎了这么一嗓子,可把风九幽高兴坏了,差点儿没抱着谢天亲一口,再说一声你懂我!

        “既然你这么自信,我便来会会你!”

        说着便摆开了架势,生怕谢天不敢应战,那东山的脸可就真的丢尽了。好在谢天刚刚尝到了“九阳万象诀”的甜头,再说了那个“九绝刀”也还没使过,总觉得心欠欠的像是少了点啥一样。

        “群殴还是单挑?”

        口气大到让人咋舌,周大路给谢天竖了个大拇指,你牛……你上,别拉着我们,你一个初境九品,活得不耐烦了敢问人家一个白晖境二品的修士群殴还是单挑,我墙都不服就服你!

        “那、别说我东山欺负你,就单挑吧!”

        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连东山的人都听不下去了,纷纷把脸转到一边,不去看南山人的表情。

        “好,来吧!”

        谢天大气的摆了一个请出招的手势,自己却掂着个脚弹啊弹、弹走鱼尾纹!风九幽把心一横,反正都够丢人的了,也不差这一次了。

        仓啷一声拔出腰间的配剑,唰的就是一招“仙人引”。这是他成名剑技中的起手式。别看这只是一招起手式,可大有名堂,遇上实力不明便是这一招便能探出虚实,实力明了的,探的就是要害——幽府。

        最可怕的是飞九幽在这招看是普通的起手式中又加九种变化,虚实各不一致,最能迷惑一个人的心神。

        “看见了吗,大人的成名剑技……”

        “是啊,能让大人出手如此谨慎,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有个毛用,还不是要死在大人这一剑下……”

        朗修见了这平平无奇剑招,不禁皱了皱眉,以他的实力居然只看出了六种变化,换句话说,如果对敌的是他,这一剑会在他身上扎三个窟窿,不知道谢天看出了几种变化。

        “小心……”

        朗修忍不住提醒道,谢天莞尔一笑,仿佛对他说,不碍事,小菜一碟!

        但见谢天不避、不退,甚至根本就没有去看在一剑到底暗藏多少杀手,直接就莽里莽撞的冲了上去,那气势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这上赶着去送死吗?”

        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当然也有人看见了先他一步的一把短刀,有认识这把刀人大喊了一声“九绝刀!”

        这下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难怪这小子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有神兵相助啊!

        但想到神兵,突然反应过来,谁不知道“九绝刀”是个死物,任何人都驱动不了,就算是拥有者牛逼朝天,能驱动“九绝刀”也不过是比水果刀锋利一点儿而已。

        “哈哈哈哈,这个傻逼……”

        东山的人开始捧腹大笑,等着看谢天被风九幽的“仙人引”扎成筛子。

        噗嗤噗嗤!

        果然是被扎成了筛子,风九幽大惊失色,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几步,神情像极见了鬼。他犀利的一剑竟然扎在了空气上。谢天以一往无回的气势,直接撞向他的怀里,身前的那把短刀,竟然以异常刁钻的角度刺向他的要害,如果不先撤手,谢天是死了,自己活不活得了就难以估计了!

        最关键的是,他无法确定谢天是的这一撞是有意还是无意,是无意那是他运气好,若是有意那就有得玩了。

        一个初境九品,一定是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我不信你能再接我一剑?

        “梨花落”

        又惊又气的风九幽暴退数步,避开了谢天的攻击,折身又是一剑,剑尖绽出一片如梨花的剑花来。

        而自己本身便是那阵摧毁百花的厉风,驱动的剑花势如破竹的刺向谢天。谢天嘴唇微抿,神情专注异常,其实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九绝刀中的破剑诀,欠缺了些许火候,否则风九幽就不可能这么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他面前了。

        失败乃成功之母,谢天可不想有太多的娘,九绝刀中的“破剑”漂浮在他面前,随着他意念的波动而波动。

        唰唰唰!

        “破剑诀”

        九绝刀的身影迅消失在面前,而风九幽的“梨花落”已然杀到。如千万朵梨花纷飞于狂风之中,无迹可寻、杀气四溢。

        如此强大的杀招,用在一个比他实力低许多的修士身上,有些小题大做。所有的人都认为,谢天这一次是死定了,好运气也不可能一直都在他身边护着他。

        叮叮叮叮叮!

        一阵急促的金铁相击声,现场没有人能看清楚生了什么事,只看见两条人影攸然分开。

        谢天衣裳被剑锋割成了千丝万缕,俨然就是一个乞丐的模样,但东山的人却始终无法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

        笑的是南山的人,尤其是周大路,他清楚的看见了风九幽失魂落魄数伤口的样子,眼神是不可置信。

        一捋额头上的刘海,谢天来到风九幽面前,淡淡的道:“你没死不是因为你有多强大,而是因为你的功法,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告诉我,柳未明与你可有关系?”

        在与风九幽对决的时候,谢天从他的灵力中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隐隐觉得,自己习的柳未明的功法似乎和眼前这个风九幽有关联,因此留了他一条命。

        “呵呵、我居然拜给了你,不过我服气,成王败寇,我的命你可以拿走了!”

        风九幽知道在无尽海败在对手手中的结果,面对生死全然不惧,这倒是让谢天高看了一眼。

        “你的命在我眼里算不上什么大事,反而是柳未明,盗取了我的重宝,将我一个人扔在了冰封岁月,我曾誓,与他势不两立!”

        谢天咬牙切齿的说道,“破”字刀已经飞在风九幽的脖颈上,只要答案不是他想要的,那么风九幽只有一个结局——死!

        “哈哈哈哈!我呸!杀我风九幽就尽管放马过来,竟敢出言污蔑我兄弟!”

        谁知道风九幽竟然破口大骂,谢天怒火中烧,直接拿出了柴刀,指着风九幽道:“好啊,我找了这么久的敌人,竟然和你是兄弟,那么杀你或杀他也没什么分别了!”

        说完,高举着柴刀便要往下劈。风九幽猛然抬头,怒目迎上谢天的眼神,毫无惧意。

        “大旗门下弟子,可杀不可辱,我风九幽与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