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124百草园遇劫

第124百草园遇劫

        “这你都不懂,到后面的境界提升越来越难!”

        谢天无语,以前没有修炼过,不懂啊!现在到好,被一个小弟教训了。

        二人没管对死者敬还是不敬,收刮了一番,收获不错,灵石近百,金子数百,可惜没有灵草。

        忙完这些,谢天又将九绝刀拿了出来,他总觉得事情一那么一丝怪异,当时酒楼里那么多人,那颜夙为什么偏偏就选了他?

        难道真的是咪粒的原因?

        想着咪粒,那家伙又跳上了谢天肩头,丝毫没有因为临阵脱逃而觉得羞耻。

        九绝刀确实是好东西,做工精细,质地非金非铁,却异常锋利,而且刀身极薄极轻盈,握在手中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果然是个好东西”

        周大路将脑袋凑过来,眨着他的浓眉大眼,好奇的摸起一把来!

        “咦,这刀没柄,要怎么使用啊?”

        “土包子”谢天嘴角微微上翘:“这是灵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组以神念驱动的神器!”

        “我来试试!”周大说干就干,凝神于一缕,怒力的想要与九绝刀建立连系,可现实给了他几个响亮的耳光。

        九绝刀像九条死鱼一般动也不动,气得周大路呼往地上一扔,却不料,那刀居然飞起来了。

        “你就是犯贱,不扔你不行!”

        紧接着,咻咻咻!其余八把刀都飞了起来,刀身微微颤抖,发出阵阵轻鸣,像是很欢快的样子。

        周大路纳闷了,我只沟通过一把呀,怎么都飞起来了?一回头却看见,控刀的原来是谢天。

        “啊哈……死谢天,又抢我风头!”

        周大路哭丧着脸,指责谢天,谢天瞪了他一眼,九绝刀咻咻咻的朝他飞来,吓得他“哇哇”大叫,拼命躲藏。

        那九绝刀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紧追不舍。

        周大路眼睛一亮,挥拳便砸,然而九绝刀却轻而易举的避开,九把刀分成三个品字阵型,从三个方位刺来。

        咻咻咻!

        唰唰唰!

        周大路被刀光包围着,他不慌不忙的在刀光中游走,拳头快速的轰击着飞刺而来的刀。

        然而这些刀仿佛具有灵性一般,轻盈的避开每一拳,再凌厉的还击,周大路被杀得手忙脚乱。

        数个回合以后,九把刀在他的脖子上围成一个圈,仿佛等待命令的士兵,只要一声令下,便能刺穿周大路的脖子。

        “不玩了,老大,我投降了!”

        喊完这句话,九绝刀咻咻咻的飞回了谢天面前。

        手指轻拂过面前的这一排刀,仿佛这几把刀是他身体的一部分那样,熟悉、亲切。

        九绝刀把把不同,各有妙用,被称之为灵宝还真不为过,但从刀身传给他的信息了解到,这组刀常人根本无法驾驭,所以才被人遗弃。

        也就是说拿刀换猫只是个障眼法,真正的目的……

        “不好,咱们中计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周大路眨着他的大眼睛,挤着他的弄黑眉毛,抽搐着他本来就有些微斜的嘴角。

        “这一惊一乍的……”

        罗森如今已经是初晖七品实力,得了谢天赏识,接管了百草园。

        虽说庞羯也是七品修士,但他也不敢违背谢天的旨意,老老实实的承认了罗森的身份。其他人更不用说了,人家谢天六品的时候就能干掉一个八品,如今又一举进入八品,更没人敢惹了。

        阿言和阿珂也被调到了百草园,毕竟在大家眼里,她们二人已经是修卫大人的女人了。

        百草园很快便要进入收获的季节,各种灵草长势喜人。也是怕出了意外,罗森特意加强了对百草园的护卫工作。

        张彻也被借调来了百草园,如今兄弟二人正与百草园的修士巡逻。

        骑在马背上,张彻和罗森意气风发,侍长的服饰也确实不错,红色的蟒皮镶嵌着一块块鱼鳞般的金属片,既减轻了重量,又很好的保护了身体最薄弱的地方。

        帽子上的那一绺红缨,是从火鸟脖子上取的丝羽。

        “要不是遇上了老大,咱们还得在六品熬一两年吧,至于侍长更不用想了!”

        “这就叫慧眼识英雄,咱们慧眼,老大更是神眼!”

        二人边走边聊,百草园不小,占着山地近百亩,四周都有围栏,主要是防止有人误闯和防止野兽偷吃。

        十几个修士分成几个队伍,两班轮流值守,原内是灵草护工,她们正在给成熟的灵草做标记。

        咻!

        一只响箭窜上百草园上空,张彻一勒马僵,惊呼:“有人入侵!”

        每一个巡逻小组都配备有类似警讯装置,一但发现情况,便鸣箭报警。所有的修卫近侍看见警报之后,迅速策马驰援。

        在百草园的四周开出的跑马道派上了用场,不大一会儿,张彻和罗森便赶到现场,常山远和曹铭顺已经和敌人打了起来。

        入侵的敌人似乎很嚣张,连面纱都没戴,十几个人骑着神俊的马匹,手握着长枪***,将常、曹二人包围。常山远当的一声架住斩来的刀,大声喝道:

        “木高风,你他娘的什么意思,敢到我南山捣乱?”

        “咱们老大知道百草园的果子熟了,特派我来打打牙祭!”

        木高风捋着胡须哈哈大笑,西山距南山近,而且早就听说了南山的新修卫竟然是个初晖五品的雏,就等着摘南山的果子。

        常山远和曹铭顺七品实力,也算是相当不错,手上也的确有两下子,面对数人的围攻,还能有时间骂上几句。

        常山远格开来敌的刀劈,调转马头,与曹铭顺汇合,居高临下的一夹马肚子。

        “希哩哩”

        胯下战马前蹄飞刨,一声嘶鸣,待前脚落地便如飞的窜了出去。手中长枪挑起一朵枪花,直扎向对面驰来的一名七品修士。

        临场对敌,实力相当就只能拼速度,拼勇气,谁有不惧生死的勇气,就有了胜利的基础。

        常山远知道,如果今天守不住药园子,不但没了薪俸,很有可能性命不保,因为这关系到整个南山修卫营的福利问题。

        因此一出手便没有任何保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西山人的想法就不一样了,打劫只是个业余爱好,丢了命就划不来了。

        看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枪扎来,岳临风单脚在马鞍一点,冲天而起,再落下的时候便将来枪踩在了马鞍上,任凭怎么用力都无法撼动。

        就在这时候,曹铭顺骑着战马疾速俯冲下来,身上实力展露无遗,七道灰蒙蒙的光环,提枪在手,直刺踩着枪的西山近侍岳临风。

        然而西山近侍又岂容他得手,赵得胜、梁定、茅春羽纷纷挥枪杀来!

        哪里知道曹铭顺早就料到他们会有这一出,马头微偏,嘭的一声,直接撞上了梁定,嗡鸣的枪尖噗嗤一声就穿透了他的胸口。

        梁定也是倒霉,他一个六品巅峰,看着一个七品修士杀来,一时竟然慌了手脚,躲避不急,一个照面便丢了性命。

        梁定仰天喷血之际,曹铭顺枪尖一抖,洒落一蓬血雨,再一回手,扎向站立在马鞍上的岳临风。

        岳临风再次跃起,枪势一变,居高临下劈枪,呜的一声落向曹铭顺头顶。

        曹铭顺早已经果断弃枪,从身后拔出一把朴刀来,双手握着刀柄一扭,咔咔的机括声响起,从刀柄中再拔出一截了,组装成一把***。

        当!

        刀劈在枪上,带起一溜火花,刀口顺着枪杆疾进,噗嗤一声砍掉了岳临风的一双手。

        岳临风的呼嚎才刚刚出口,曹铭顺的刀锋一扭,斜着一挑,一颗头颅便飞了出去。战马在岳临风的无头尸体边打着转,不愿意离去。

        西山瞬间有两名近侍毙命,这让木高风脸上有些难看,好在,赵得胜与茅春羽二人连手将枪扎进了常山远的两肋,这才让他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常山远弃了手中的武器,一手握着一把扎进自己身体的枪杆,拼死不让他们有把枪拔出的可能,等待着曹铭顺的救援。

        咻!

        坡下传来刺耳的破空声。

        噗嗤!

        一把短刀正中赵得胜胸口,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整个人撞离了马背,钉在了一颗古树杆上。

        茅春羽见势不妙,转身便退,却不料早有一把刀等着他。

        噗嗤!

        身首异处的茅春羽跌落马背,只剩下一匹战马窜了出去。

        曹铭顺迅速来到常山远跟前,将他扶下马背,将刀复原。

        “忍一忍……”

        唰唰两刀,砍断两肋的枪杆。常山远苍白的脸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水,牙关紧咬,浑身颤抖。

        “啊……”

        张彻捡来自己的刀,回头对曹铭顺说了句“速带他回去救治”,曹铭顺感激的扶着常山远快速离去。

        短短几息时间,西山四名近侍就被报销了,木高风脸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他是太小看了百草园的近侍捍卫自身利益的决心了。

        “杀……”

        木高风大喝一声,余下的一十三名西山近侍挥舞着长枪马刀冲了上来。张彻与罗森相互一个对视,高举着朴刀,一夹马腹,居高临下的俯冲下来,紧接着,援军也一一杀到。

        “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