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83章神佛显灵

第83章神佛显灵

        吓不走火庆,谢天很恼火,他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而误了大事,只好另想它法,一边继续装神弄鬼,一边将眼睛瞟向邀月。

        邀月服了易兰心悄悄递来的丹药,伤势大好,耳里又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仙女,出来打这个猴屁股脸的家伙!”

        邀月没有丝毫犹豫,走到谢天面前,说道:“不要麻烦神明,我来!”

        语气坚定,谢天看了她一眼,说道:“仙女肯出手那就再好不过了,你放心的去揍那个长着猴屁股脸的家伙,满天神佛都会保佑你的!”

        拜月宗的人听他把火庆的红脸比喻成猴屁股,纷纷掩面而笑。地火宗的人却气得脸色更红。

        “装神弄鬼的小畜生,我这就送你去见你的满天神佛!”

        火耀早就看神神叨叨的谢天不顺眼,地火淬炼的宝剑吐着热浪刺向谢天。

        谢天吓得哇哇大叫,邀月迅速挡在他前面,手中宝剑也喷吐着淡淡的光华,直刺火耀。

        拜月宗的功法在白天施展,自然是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反而是地火宗,有太阳的加持,威力却大大的增强!

        火耀对邀月进攻嗤之以鼻,他不信一个受伤的普通弟子能伤得了他!

        仙人指路剑指仙人的心臓,大有一剑贯穿的势态,揽月惊恐的捂住了嘴,反而是殷月,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她笃定拜月宗有高人相助。

        同样是剑锋疾进,邀月的速度明显不及火耀。火庆满面带笑,他同本宗所有弟子一样,仿佛看见了邀月血溅当场的画面。

        咔嚓!

        天空突然响起一声惊雷,火耀的身形一震,疾刺的剑锋似停滞了一刹那。

        然而,一刹那的时间是完完全全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的,在修行者面前,一刹那更是被完美诠释!

        噗嗤!

        邀月的剑锋刺入火耀的心臓,再微微侧身,避开火耀的剑。

        这一幕真是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火藏甚至是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看花了眼。

        一股鲜血从火耀口中涌出,手中的剑也掉落地上,邀月的剑身倒映着火耀的脸,他清楚的看见了自己眼中的恐惧,喃喃了一声:“怎么……可能……”

        谢天从邀月身后探出个惊恐的脑袋,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火耀,害怕得又缩了回去,嘴里却高兴的喊道:“谢谢雷公……谢谢电母,坏人死了……”

        火庆面色铁青,火耀是他地火宗最有前途的弟子之一,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他心中充满怀疑,半眯着眼睛仔细的搜索四周。

        火藏牙呲欲裂,火耀和他亲如兄弟,就这么眼睁睁的死在他面前,他拔出剑,喝了一声:“我杀了你……”

        集毕生修为于一剑,剑尖火焰喷射,灸烤得那片空间似乎都变了形状,扭曲如波!

        一剑刺死火耀,虽然也是觉得意外,但邀月信心大增,一声娇喝,再次递出剑锋。

        火庆大喝:“回来!”

        火耀的死诡异非常,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随意出手,很可能会把自己陷入死地。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是他低估了仇恨带给火藏的勇气!

        咔嚓!

        天空再炸响一道雷,火藏的身体似乎因为速度过快而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身体却撞上了邀月刚刚递出的剑尖!

        噗嗤一声,火藏被剑刺了个透心凉,死得不能再死!

        两弟子死得莫名其妙,火庆气得心头冒烟,目视死周,一声暴喝:“谁……”

        这一声喝,凝聚了无边怒火与真元,直震得在场所有人耳膜嗡嗡做响,一连串的音暴在四周炸开!

        四射的泥石草屑中除了几只无辜的蚂蚱再无它物。

        谢天再次从邀月身后探出头,贼兮兮的说了句:“这次信了吧!”

        说完把头一缩,又钻回邀月身后。火庆如何受得了如此冷嘲热讽,猛的喝道:“一定是你在捣鬼,我杀了你!”

        殷月闪身将邀月和谢天护在身后,目若寒星,剑指火庆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还不知悔改吗?”

        火庆恨恨的笑道:“杀了我地火宗的人,我要灭了你拜月宗!”

        手一挥道:“一个不留,给我杀……”

        然而地火宗的弟子却因为火耀火藏的诡异死去,心中萌生阴影,纷纷抬头看着天上的乌云,仿佛里面住着个吃人的怪兽。

        殷月冷冷一笑道:“你的人似乎被神明吓破了胆!”

        火庆无地自容:“没用的东西,等着回去领宗罚吗?”

        地火宗的弟子听说宗罚,身形一颤,呐喊着冲了上来,对宗罚的惧怕竟然超过了满天神佛!

        咔嚓!突兀的又是一声惊雷,将这些群起的弟子吓得愣在了原地,相互张望着,确定平安无事后才又挪动了脚步!

        殷月对着天空拜了一拜道:“请神明保佑我拜月宗!”

        诚心拜完,一跃而起,再次与火庆展开殊死搏斗,月华剑锋的光芒大盛!

        其她弟子也纷纷跃起,剑斩地火宗的人。谁也不曾留意易兰心手心飞出的几道符纸。

        地火宗的人气势早被那几声雷音吓得所剩无几,拜月宗的人跃起的时候,黑压压的天空又响起了一连串的雷声,冲在最前面的地火宗弟子便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拜月宗弟子的剑下。

        地火宗弟子顿时如堕冰窟,浑身发凉,纷纷后退着,终于在一声雷声响起后轰做鸟兽散!

        火庆瞬间成了光杆司令,谢天偷偷的抹脸笑着,易兰心回到他身边,指着火庆道:“他呢?”

        “看他的命吧,我给过他机会!”

        的确,有时候机会就在眼前,转瞬即逝,一旦错过,将悔恨终生,又或者连悔恨的机会都没有,列如火庆,他的确是没有悔恨的机会了。

        殷月的剑已经横在他的喉结,还有几十把剑锋形成的圈正在缩小,所有的剑尖已经对准了他,就等着殷月的一声令下!

        在雷声响起吓退地火宗的弟子那时候,火庆就已经丧失了所有斗志,曾经引以为傲的弟子们终于被死亡的恐惧战胜,弃他于不顾,这是何等让人绝望的事。

        不惜一切保全地火宗的念头终究不如一个又臭又响的空心屁,不放憋屈,放了污染空气!

        他的放弃抵抗是殷月的剑没有划过的最大原因,哀莫大于心死,这一刻,火庆的心死了,彻彻底底!

        看着那些已经冰冷的弟子,殷月心头的恨如同狂风中的海浪,连绵不绝,但最终还是在某个浪头落下去那一刹那,收起了剑,冷冷的说道:“滚……”

        邀月率先放下了剑,揽月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选择服从,拜月宗的弟子们自动的让开一条路,火庆却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就地坐了下来,一言不发……

        揽月率同本宗弟子开始清理后事,邀月却盯着谢天一直的看,看得谢天后背发凉,他结巴着道:“仙女……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邀月欲言又止,殷月制止了她,轻声说道:“送二位回房……”

        不管眼前这一男一女此来究竟有何目的,但终归是救了拜月宗,人家既然不愿意表明,说不得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谢天和易兰心被邀月送回了房间,又命弟子送来一壶茶和点。待拜月宗弟子走后,易兰心才问道:“我们还要继续等吗?”

        挑了一块点心扔进嘴里,谢天一边嚼着,一边回答:“等啊,请神的把戏我还没玩够呢……”

        易兰心想了想,问道:“你请神的咒语……有点怪怪的……”

        ……

        为了活着,再辛苦也是值得的,比如老黄牛,它在认识谢天之前,每天吃的是草,挤的却是奶,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因为老黄牛从来没被挤过奶,自然是因为它没有这个功能,但它为活下去,再干再老的草它都吃得津津有味,等到没人看见的时候吐出来再嚼上一次。

        不为别的,就为了活着!它可不希望主人因为见它食欲不振而赶在它断气之前卖到面馆,所以,它的拼了命的活着。

        老黄牛本以为这种日子已经离它远去,本以为它已经踏上了牛生巅峰,但一转眼,被眼前这个个大无脑的家伙闹得又重新套上了犁头,嚼起了干草,因为厚土宗的人修为不咋滴,就是地多。

        那个柳二愣子,骑着牛说去投靠人家厚土宗,起初见他个大食肠宽,不好养活,他说了一句老黄牛会恨他一辈子的话:“我有头牛,可以犁地种粮。”

        老黄便重操旧业,柳宗亭也开始了他的新生活,面朝黄土背朝天,最关注的便是伙房什么时候才冒烟?

        好在这种日子持续了没几天,就在谢天他们被奉为上宾的时候,犁地归来的柳二愣子跟在老黄牛的屁股后面,赫然看见了谢天,还有老白,豆豆,还有个傻大个,他突然想起在溪边洗脸时看见的那张脸,才如梦初醒,那个傻大个是——柳宗亭!

        这可比见鬼恐怖,比日了鬼更加恐怖!

        啪!

        柳二愣子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想把眼中见到的鬼赶出去,却惊得‘谢天’一阵观望,确认只是个大块一点儿的牛官儿后,呸的啐了一口,骂道:“傻逼……”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