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81章拜月宗

第81章拜月宗

        片刻之后,落霞宗的男弟子被屠戮殆尽,剩下十几个惊慌失措的女弟子,她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命运,这些穿着神殿铠甲的恶魔,纷纷将他们罪恶之手伸向这些女弟子的衣物。



        “啊……救命……”



        “放开我,你们这些畜生……”



        苏胜雪停止了锉刀,轻轻的吹着指甲缝里的残屑,眼中闪过一丝残酷的笑意。



        “对,就得这样,你们越反抗我就越强壮!”



        女弟子的衣物就这样被扒了一件又一件,在仅剩亵衣的时候突然飘来一团晚霞,捉着女弟子手脚的几个骑兵便被诡异的晚霞缠住了四肢,飘浮在了上空。



        他们如同待宰的羔羊,一个个伸长脖子,一字排开,脸上刚刚升起的一丝恐惧之色瞬间凝固!



        咻……一道如火焰般的流光闪过,悬浮在上空的那些骑兵脖子上被割出一条血痕,血流的速度不算太快,正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死亡一步步逼近。



        那些骑兵口鼻间嚯嚯的响着,夹杂着微凝的血沫被喷了出来,他们祈求的眼神看着苏胜雪,然而苏胜雪的眼中只有对生命的无边漠视。



        女弟子们纷纷抓起地上的碎布,尽可能的遮住身上已经露出来的地方。待那些骑兵的血流尽,轰然落地之后,从霞光中走出的面色如霞的中年修士,他眼神悲戚,看着满地血泊黯然道:“没想到我落霞宗会有这么悲惨的一天!”



        “这样不也挺好,就你这些酒囊饭袋般的弟子重新回炉才是最好的选择,哦对了,还有你!”



        说话间对着指轻轻的吹了口气,残留的渣尘被他吹得飘向落霞宗的宗主。



        霞客对这些看似轻飘飘的东西似乎很是忌惮,身影一闪又消失在霞光中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有挤做一团的那些女弟子。而那些指甲残屑直接将霞光撞出密密麻麻的凹点。



        苏胜雪面色微寒,身影也随之消失,本欲随风而去的那团霞光像是遇上了极大的阻碍,在原地如梭窜动。



        又有一股青色的烟将那片霞光缠绕,不时的从中抛出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女子来,待到所有的女弟子都被扔出了霞光,那股青色的烟也脱离了霞光。



        苏胜雪笑着看着那片霞光道:“属于我的东西,没经过我同意就想拿走,太不给面子了!”



        霞光中心出现一片空,霞客从中心走出,脸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刚刚的那几息似乎让他的消耗很大,他有些微喘道:“落霞宗与紫竹林素无仇怨,为何要赶尽杀绝?”



        “地上的蚂蚁与你的鞋有何仇怨?”苏胜雪反问道。



        霞客摇头苦笑,话再说下去已经没有意义,重新回道霞光中,那霞光突然开始疾速旋转,产生的引力将上空还残留的晚霞尽数扯了进来,天空因为没有了绚丽的晚霞,似乎暗淡不少。



        “这是要拼命啊!”



        苏胜雪摇摇头,终于拔出了剑,一声清脆的龙吟响起,苏胜雪的身影似乎闪了一下,宝剑重新归鞘。



        那团霞光瞬间四下散开,重新挂在了天空,霞客手捂着脖子,血液从他的指缝中不断涌出,双眼无力的耸拉下来,眷恋的扫过落霞宗的红叶,倒地死去。



        “放纵吧,神殿骑士……”



        近百名骑兵开始下马,然后卸甲、脱衣……



        十几名女弟子惊恐的叫喊着,声嘶力竭,无比凄惨……



        ……



        距落霞宗百里之外,一座巨大的山峰,峰尖中空,承载着数千的天水形成一座天湖,围绕在四周的崖壁上有着不少古建筑,这是天池宗。



        与落霞宗的命运相同,一个时辰不到,天池宗也只剩下了一个空壳,苏胜雪全身**着飘浮在天池中,享受着池中的灵气,回忆着天池宗的女弟子,脸上尽是淫邪之色,眼皮却突然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他目视北方喃喃自语道:“这就来了吗?”



        ……



        “啊切……”



        吴九斤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感觉莫名其妙,玄龟说道:“我感觉到了灵蛇的气息!”



        这一路上,谢天他们一行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特别注意,没办法,谁叫还有个叫谢天的人刚刚弃了落霞宗,又顺带灭了天池宗,神子正亲率骑兵缉拿,如今谢天正伙同同伴,逃窜着呢!



        谢天气得直骂苏胜雪的祖宗十八代,毁老子形象,再让我逮住你,非拔光你的牙不可!



        易兰心心情很沉重,她与谢天接触越久,就越觉得苏胜雪无耻,虽然她知道这个苏胜雪早非以前的那个苏胜雪。



        当务之急是要确定苏胜雪的下一个目标,据谢天他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四周这些小宗门都有可能成为苏胜雪的下一个目标。



        五人一牛,分成了三组,柳宗亭撅着嘴巴,你们到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却给我搭条牛!



        没办法,谁叫他实力比吴九斤强呢?再说那老黄牛也是个变态,兽坑都能平趟的存在,有它其实就是赚了。大家都靠甩腿,柳宗亭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往牛车中一钻,舒服得直哼哼!



        谢天和易兰心要去的地方叫拜月宗,以二人的脚力几个时辰便能赶到,为了不让人怀疑,二人换上了平常百姓的服装。



        看着易兰心,谢天傻傻的笑着,易兰心红着脸问道:“很丑吗?”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还敢说丑!”谢天笑道。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好美的词,你是从哪里学得这么油嘴滑舌的话的?”易兰心问道。



        “以后在告诉你,走吧,正事要紧!”



        ……



        拜月宗藏身在燚州边部的群山中,山上是参天的古树。在这些古树环抱的半山上,有一座湖,湖边是一座座巍峨的宫殿,随处可见的都是一些祭祀月亮的图腾。



        入夜时分,一轮明月高挂穹顶之下,月下,一队青年男女神色慌张的奔逃着,女的慌乱中不知摔了多少次,男的只好紧紧拽着女的手,一路前行,不知不觉便进了拜月宗。



        “什么人,敢夜闯拜月宗!”



        从两颗古树后面闪出两个靓丽的女子,她们身着素衣白纱,发髻高挽,英姿飒爽的的看着年轻男女,一声娇喝。



        青年男子先是一愣,然后倒头就拜,嘴里喊道:“各位仙人救命啊,我们是被人追杀误闯进来的!”



        靓丽女眉头微皱道:“起来说话。”



        青年男子赶紧站起来,拽过一边的青年女子说道:“还不快快谢过仙人!”



        青年女子微微曲膝,行了个礼,男子道:“小兰胆小,二位仙子不要怪罪!”



        其中一名女子哼了一声道:“胆小吗,敢和人私奔!”



        “揽月,别这样好不好!”



        “邀月师姐你就是爱当好人!”



        那个叫揽月的女子一嘟小嘴,摆出气呼呼的样子,邀月笑道:“锄强扶弱,不正是我们修行中人该干的事吗,你忘了师傅的教诲?”



        教训完揽月,邀月对青年男女说道:“你们跟我来,暂避些时日,等时机差不多了你们再离开。”



        “谢大谢过二位仙女姐姐!”谢大欣喜若狂的拉着小兰的手,跟在了邀月身后,随后,谢大和小兰被安排在了一间厢房,因为是私奔的缘故,并没有将他二人分开。



        邀月又送了些吃喝,说了些注意事项才离开,谢大抓起桌上的点心,边吃边说:“这拜月宗的弟子倒是菩萨心肠,也不怕引狼入室。”



        小兰有些不悦的说道:“为什么要扮私奔,不扮兄妹!”



        谢天把气呼呼的易兰心拽到一面铜镜前,指着里面的两张脸说道:“你瞅瞅、你瞅瞅,你美若天仙,我丑得像坨牛屎,一样的父母要怎样才生出两个天差地别的兄妹来!”



        易兰心听他把自己形容成牛屎,噗嗤一笑:“那你不怕人家怀疑,我美若天仙为什么会喜欢上了你这么一坨牛屎”



        谢天一笑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她拜月宗管不着!”



        到了休息时间,谢天很是自觉的把几个蹬子一拼,往上一躺,不一会儿便睡着了。易兰心躺在床上,看着月光照在谢天还有些稚气的脸,陷入沉思……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谢天早早起身,看着熟睡中的易兰心,山中的清晨还是有些微凉,替易兰心掖了被角,轻轻出了房门。



        拜月宗的人还在休息中,她们修行的法门是靠月华,所以昼伏夜出,倒是适合小妹,谢天一边想着,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



        拜月宗的景色非常怡人,深藏万千翠绿中的亭台楼阁,小桥横跨潺潺流水,溪畔草间花瓣露珠晶莹,蜂、蝶寻蜜,鸟兽取水,丝毫不会因为有人的到来而惊慌落逃。



        轰!



        一声巨响破坏了如诗般的画面,露珠滚落泥土,鸟兽隐入丛林!



        无数条白色如月华的身影跃起,邀月发现了谢大,停身对他说道:“有外敌入侵,你们自己藏好!”



        谢天慌忙应了一声,快速回到厢房,易兰心已然被惊醒,正望着身上的被子发呆,见谢天回来,急忙起身,眼中闪过一丝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