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在线阅读 - 第78章劳役十年

第78章劳役十年

        吐槽完作者,老黄牛扑通一声跃入水潭,冰冷的潭水刺激得它浑身哆嗦,它四蹄胡乱刨着,误打误撞的便学会了游泳初级之狗刨式!



        待游得稳了些,老黄牛才叹到,泡澡的感觉还真不错!



        这种快感仅仅保持了不到十秒便被水中的某种生物一扫而光,老黄牛不得不把心一横,开始学习潜泳。



        牛头探入水中,水下是一群有着尖利牙齿的鱼,它们的腮边长着两只长长的触手,正缠着老黄的四蹄把它往深处拽。



        老牛也真不是善茬,因为长年吃草的好牙口这会儿派上了用场,张口咬住一条怪鱼,



        一用力便把怪鱼的一块肉啃了下来。



        哇!这肉好美味!



        老黄自从跟了谢天,牙口也越来越刁,平常的东西很难入它的法口,一旦觉得这鱼味道不错便甩开了腮帮子,干!



        等上了岸,老黄牛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有些不舍的回头看着,一定要记熟路,有机会再来打牙祭。



        上岸后不远便看见了奄奄一息的小姑娘,它身前是一只长得奇形怪状的东西在来回踱步,样子很纠结!



        见到老黄牛后突然张着血盆大口一声吼,平地似刮起了大风,卷着地上的沙石,滚滚而来!



        乍一看见这非驴非马,非牛非狗非一切的恶心东西,老黄牛也吓了一跳,但自诩牛界扛把子的老黄牛怒目一蹬,牛唇一咧,哞哞的叫着,两个圆圈般的湍流竟然出了牛口,直接轰向那怪兽。



        那怪兽没想到老黄牛这么牛,被两股湍流直接掀了个八脚朝天,迅速的翻身爬起,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似在思考着对策。



        老黄牛能被谢天慧眼识中,自然也是成了精那种变态,不然早被之前的主人卖去了面馆。这个小姑娘能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有些诡异,前面遇上的任何一种妖兽似乎都比这只八脚兽强大,却没有留得住这个小姑娘,为什么?



        老黄牛如是这般的想着,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蹄子上,八脚怪兽胆怯的龟退着,其中的两只脚却诡异的变粗。



        咻!



        怪兽的身躯被强有力的两只粗腿弹得老高,闪电般的落下,整个身躯突然像一张大渔网,将老黄牛紧紧裹住!



        老黄牛勤勤恳恳一辈子,到老来耍了一回小聪明,它假装长长的呼气,八脚怪兽就在它气出将尽即将吸气的时候将它死死缠住,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是最无力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是在吸足气之后才能成生最大的力量,八脚怪兽时机拿捏的极其老道。



        外像老实憨厚的老黄牛其实早憋足了气,八脚怪兽像网般缠上它的时候,猛的一口浊气吐出,身体迅速瘪下去数寸,四肢稍一弯曲再用力一震,皮球般弹起老高,离开地面后强扭身体,旋转半圈再疾速落下。



        轰……包裹着老黄牛的八脚怪兽被老牛沉重而钢硬的身体砸在兽坑的坚石上,把八脚怪兽砸得舌头伸得老长,八只脚的力量顿时松了一分。



        还不肯松爪!老黄牛一鼓作气,连续如此这般的操作了数次,把八脚怪兽的屁都砸了出来,八脚才松耙耙的从老黄牛身上掉落下来。



        老黄牛打着响鼻,咔嚓一口啃掉八脚怪兽一条腿,吭哧吭哧的嚼着,似乎又嫌不够美味,张口吐掉,再咬下一只脚来,继续甩到一边。



        八脚怪兽吓破了胆,想逃,却被老黄牛四蹄踩四脚,咔嚓咔嚓几口再咬掉四个角,八脚怪兽终于振脱,用仅剩的两脚杵在地上支撑着头部,捣蒜般的一阵乱点,像是在像老黄牛求饶。



        老黄牛的虚荣心终于被填满,满意的挥挥蹄,霸气的打了个响鼻,像极某人说的那个字:滚!



        变成两脚的怪兽如或大赦,飞也似的逃了,老黄牛这才回过头来,将奄奄一息的小丫头弄上牛背,飞似的直奔来处去。



        话说秦离与易兰心、吴九斤来到兽坑边缘,一时不知该怎么做,正犹豫间,忽听得几声欢快的牛叫声。



        哞哞哞……



        吴九斤大喜道:“是老黄……”



        紧接着,一条矫健的身影如飞般跃在兽坑的边壁上,几个起落后便出现在吴九斤跟前,得意吹嘴皮子,啪啦啪啦的响。



        秦离易兰心目瞪口呆,这是还是牛吗?



        吴九斤竖了个大拇指道:“牛界扛把子,就是牛……”



        秦离从牛背上抱下羽沐,头巾下的缕缕白发满是污泥,紧闭着的眼睛只偶尔蹙动几下睫毛以证实小姑娘还有一息尚存。



        易兰心眼睛微微一红,迅速查探了羽沐的伤情道:“气血两虚,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万兽门,我见过谢天发狂的样子!”



        “也是为了她吗?”秦离问道。



        “无论是谁!”吴九斤抢先回答,他的脸色铁青,迅速跑向谢天。



        顾天龙愣住了,杜长胜这些混账东西真的把人家一个好好的小姑娘折磨成这样,还给扔下兽坑,原本想解释一番。



        谢天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脸上都能拧出水来,轻轻抹去羽沐脸上的污垢,喃喃说道:“我给你报仇”



        一手柴刀、一手血冥,眼里是熊熊燃烧的怒火,他环视一周,然后说道:“我现在就毁了你万兽门!”



        万兽门的巨大兽人在没有得到攻杀的指令前,僵站在顾天龙身后,宛如一尊尊魔神。



        谢天突然气势一振,人如飞掠起,两把刀同时挥动,劈出一个巨大的十字。



        十字如雷霆般的斩向顾天龙已经他身后的兽人,顾天龙哈哈笑道:“就凭你这两下子还敢大言灭了万兽门”



        但下一刻笑容便僵在脸上,两刀不过是个晃子,真正的杀招在谢天的身后,不计其数的剑从他身后凌厉飞出,一声声清脆如龙吟般的清鸣响彻万兽门。



        首当其冲便是顾天龙引以为傲的兽人,数抹寒光过后,兽人便只剩下光秃秃的身体,四肢被剑雨搅碎。



        剑雨在上空盘旋片刻便四下散去,片刻之后又再返回,在顾天龙头上下起一场血雨。



        顾天龙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牙呲欲裂,狂喝一声:“小畜生,你拿命来!”



        秦离不可思议的看着易兰心,这样的战斗方式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瞬息之间,万兽门的人怕是已遭不测,这谢天是否太狠了些!



        然而在易兰心眼里看见的除了平静便是羡慕,想想苏胜雪,秦离突然明白了,忽然想着这世上谁会自己冲冠一怒?



        顾天龙此时也是冲冠一怒,旧袍无风鼓荡,无边的怒火熊熊燃烧,烧灼得这片空间都有些变形,空气都变得稀薄粘稠。



        忽然间,风停了……



        飞动的虫儿忘了振翅……却诡异的停在空中……



        太阳的似乎也被粘稠的空气挡在了外面,光线黯淡下来……



        所有的事物都被静止了,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顾天龙,他如苍龙出海般探出手掌抓向谢天。



        手掌在空间静止状态状态下快到无法形容,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手掌在距离谢天脖颈零点零一寸的时候,谢天突然动了,手速甚至超过他不止一倍。



        咔嚓!



        在风不能进、阳光不能进的绝对静止空间,这一声脆响如晴空霹雳般震人心神,更让顾天龙胆寒的是,这是他手骨断裂的声音!



        因为谢天悠然抓住了他的手然朝着后反关节轻轻一扭,便传出了这样一声响。



        谢天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食指轻轻在顾天龙额头上一点。



        噗的一声!



        如羊皮酒囊被扎破、更像是捏破了一个鱼泡!



        悬浮在上空的虫儿振翅飞上了高空,微风突然吹了进来,阳光也跟着照了进来,光线突然变得明媚,谢天的微笑却更加明媚。



        顾天龙瞬间苍老了又岂止是一分两分,在谢天的指头离开他的额头时,身体一软坐了下去,老泪纵横,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微笑着的谢天与哭泣着的顾天龙,谢天淡淡的道:“你没有死不是你有多牛,而是你曾经因为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劳役十年!我只取了万兽门那几位长得老一些家伙的命,其他人我网开一面,留下你万兽门为我服务十年,十年后还你万兽门自由!”



        顾天龙默默的在谢天面前跪了下来,表示臣服,谢天满意的点点头:“你很明智,要知道那个小姑娘一句话就真的可以让你万兽门万劫不复,因为她便是妖族的公主……”



        扔下这句话,正要去看尚在昏睡中的羽沐,一只信鸦落在了他肩上,绸缎上赫然写着:速归!



        谢天皱着眉头,这是第二次收到老白的求救,他迅速召出左儿右儿说道:“照顾好羽沐”



        老黄牛已经自行套好车子,谢天招呼一声,四人上了牛车,谢天沉吟了片刻对双翼说道:“别告诉她……我来过……”



        左儿右儿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还是会照办,老黄牛哞哞的叫了两声,尾巴呼呼甩着,消失在通往翼州的官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