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裕王世子当为圣人!【第二更!求订阅!】

第二百七十四章 裕王世子当为圣人!【第二更!求订阅!】

        景和帝听得是口干舌燥。

        他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全是塞满了刚才儿子背诵文章的句子。

        一句一句,就如同魔音灌耳一样,印刻到了脑子里,根本没办法忘记。

        这样的文章,这样的内涵,放在天下又有哪一篇文章能比拟?

        作为一个读书人,今天能听到这篇文章,此生无憾!

        在场都没有人说话。

        或者说没有人敢打破这样的氛围,这种用文章来碾压一切,让你话都说不出来的氛围。

        皇帝下意识的颤抖着道:“寿王,这篇文章……你是哪里来的?是哪一位先贤大儒的文章啊?朕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来了!

        柳铭淇挺直了胸膛,表面上淡然,心中却是欢呼雀跃个不停。

        小爷我拿出了看家法宝,辛辛苦苦的教导了熊孩子一个多月,终于迎来收获的时候了。

        瞧瞧你们这些人,刚才是什么样的表情?

        熊孩子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

        你们钦佩敬仰他干什么?

        写出这篇文章的柳·荀子·铭淇,在这里!!

        有了《劝学》,世间没有一个读书人敢对我动粗!

        就算是皇帝也不行!

        他要敢这么做,就是跟全天下的读书人为敌!

        所有的朝臣都不会同意。

        这样一来,即便是太子继位之后,什么林耀,什么鬼门关利益纠葛者,都是个屁!

        在我华夏荀子大大的威势之下,尔等就只管瑟瑟发抖吧!

        老实说,别看寿王只有七岁,可是熊孩子也是有自己的思维的。

        他看不见背后的动静,却看到了父皇和皇兄等人惊骇莫名的表情,也晓得这篇文章绝对是很厉害。

        有那么一刻,他想要说是自己写的。

        毕竟他能背诵还能讲解里面的意思。

        可转而一想,熊孩子还是放弃了。

        七岁多的孩子写这样的文章,绝对是不可能的,即便是背得滚瓜烂熟,讲解得清清楚楚,也没有人能信。

        况且敢侵占恶魔的文章,天知道他会怎么报复我。

        我又不可能成为皇帝,最多就是一个亲王,能顶得住他的折磨吗?

        可怜的熊孩子。

        他还远远低估了《劝学》的威力。

        只要他在这里敢说自己写了《劝学》,无论后面发展怎么样,人们都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念头,下意识的认为他是原作者。

        哪怕是不可思议。

        哪怕是柳铭淇后来拿出了证据证明。

        可这种内心的感觉是变不了的。

        因此只要坐实了在诸位大臣和学子们内心的地位,柳铭淇别说是用鞭子抽寿王了,就算是多喝骂几句,学子们就能跟他拼命。

        没有想到这些的熊孩子,只是迟疑了一下,便大声的按照柳铭淇教的说了出来。

        “回禀父皇,这篇文章是儿臣的讲读官先生、裕王世子柳铭淇所作!是他教儿臣的!”

        “唰……”

        无数的眼光一起望向了柳铭淇。

        怎么是他?

        为什么是他?

        哦,原来是他啊!

        大家的心中浮现出无数个念头,如同走马灯一样的不断转换。

        很多人颇为意外,怎么如此的圣人文章居然是这样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写出来的?

        但更多的人心中却又马上释然。

        之前裕王世子不一样的写了“舍生取义说”吗?

        那一篇短文,端的是圣人之说,绝对没有跑。

        既然能写出“舍生取义说”,再写一篇《劝学》,根本就不是什么不可想象。

        所以啊,裕王世子真是圣人之资!

        不!

        裕王世子当为圣人!!

        无数人的心中,浮现出了这个念头。

        见到他们崇拜震撼惊骇得表情,少年心中狂笑,表面上是一本正经的站了起来,对着大家鞠躬行礼。

        包括丞相曹仪在内,所有站起来了的人都侧了一下身子,表示自己不能受这个礼。

        然后他们又齐齐的对柳铭淇行礼。

        那些跪下的人,也同样的起身后再跪拜。

        他们敬的不是柳铭淇,而是这篇《劝学》,这篇肯定会名传千古的圣人文章。

        稳了!

        少年表面肃然,心中却是开怀大笑。

        同时他也望向了台子上的皇帝和太子,也同样的鞠躬行礼了一遍。

        太子很客气的站了起来回礼。

        景和帝本身就在震撼和回味之中,见状忍不住心中的激荡,哈哈一笑:“好啊!好啊!我皇室出了如此麒麟儿,真是让朕欢喜莫名!铭淇啊,你为什么会作这样文章呢?”

        柳铭淇朗声的回答道:“陛下,小臣作此文章,一来是为寿王劝学,二来也是为天下学子劝学。所有的道理都已经在文章里面了,小臣也不便多讲,只愿天下孩童能多多读诵这样的文章,以便能更好的学习,长大了以后,为我大康,为这个天下,贡献出一份力量!”

        “好!好!好!”

        景和帝听得非常高兴。

        要是真的天下孩童都能读诵这篇文章,长大了以后,岂不是更加的有才能?

        大康最不介意的就是人才越来越多。

        想着未来人才遍地的样子,皇帝心头比吃了人参果还舒服。

        “父皇,裕王世子说得没错,但还是不够全面。”太子也进言道:“人们常说,活到老学到老。儿臣祈求父皇颁下旨意,让全天下的读书人都能学习这篇文章,领悟里面的浩瀚道理!这样才能更好的为人处世,能做一个圣贤之人。”

        “好!”

        景和帝更是欢喜,直接一拍龙椅,“太子此言深得朕心,就依太子所言,礼部将此篇《劝学》传遍天下,让大家都看看,都读读,都去感悟一番!”

        “臣等谨遵圣旨!”

        曹仪等大臣鞠躬行礼,表明了自己一定紧跟皇帝脚步,认真学习《劝学》。

        这倒不是什么虚情假意,捧皇帝的臭脚。

        而是《劝学》就有这么大的威力,就能引发这么大的反响,就能让这么多人崇拜不已。

        熊孩子今天为柳铭淇涨了脸,柳铭淇也不介意让他也出出风头。

        反正他出风头,不代表着小爷我继续出风头吗?

        见状柳铭淇又道:“陛下,寿王学习得很认真,他已经把《劝学》的意思注解都学会了,不如让他背诵一遍注解,也好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很努力?”

        “好啊!”

        皇帝欣然的道:“寿王,你就开始吧!”

        听到这话,那些正准备起身回到座位的年轻官员们,立刻又再次跪了下去。

        这样的圣人文章,哪怕是后面的注解,也得跪着听。

        曹仪等人也站着不动。

        除了皇帝和太子身份尊贵坐下之外,唯独柳铭淇也坐了下来。

        “铭淇,你可是露脸到天上了啊!”柳铭璟这么洒脱的人,也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

        “小事!”

        柳铭淇淡淡的一挥手,“我的才华还没有显露百分之一呢,尔等渣渣就等着一辈子跪拜我吧!”

        “滚蛋!”柳铭璟张口就来。

        “住嘴!”

        旁边的礼王世子柳铭观怒目圆睁:“铭璟,你怎么能如此对待圣人?还不快赶紧道歉?”

        柳铭璟:“……”

        他注意到了,旁边挨得近的听到了他的话的人,也全都这么瞪着他,仿佛他犯了十恶不赦之罪一样。

        卧槽!

        怎么忽然铭淇这家伙的地位变得这么高了?

        随便打趣一句都不行啊?

        还是柳铭淇给他解了围,“嘘!大家不要说话了,听着寿王背诵注解吧!”

        听到他发话了,柳铭观才饶过了柳铭璟,认真的对柳铭淇拱手鞠躬后,继续站着听寿王拿着喇叭大声背诵注解。

        ……

        相比起大康朝众人的激动兴奋,乞勒都埋却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他拉了拉耶律安翔,“小王爷……”

        “闭嘴,不要打搅我!”

        耶律安翔怒道,说话的时候连头都没有抬。

        这个时候敢打搅他的人,都是生死仇敌!

        乞勒都埋望向了旁边,只见无论是室韦国的礼部左侍郎韩乐古,还是自己这边的大学士、副相乙朵罗藩,全都站着,如痴如醉的听着那个小孩子背诵的注解。

        他们可不是做做样子而已,而是全神贯注,全身都充满了一种拜会师长,倾听教诲的蓬勃生机。

        没有站起来,或者是无所谓的,全都是一群武夫。

        乞勒都埋当然不承认自己是一匹武夫,他只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罢了。

        由此他是更加的忧心。

        大康朝这是要出一个圣人了!

        圣人在世,对于一个国家的凝聚力是非常强大的。

        更夸张的是,这个圣人不但是皇室成员,而且居然今年才十六岁!!

        他能活多少年?

        他活着的时候,有谁敢不尊敬,谁敢造次?!

        想要征服这样的国家,除非是把圣人给杀了,否则根本没有可能。

        但是如果杀了圣人,全天下的读书人一定会发疯,西羌哪怕是入主了中原,也绝对没有可能坐稳江山。

        士人读书人联合起来的力量有多么可怕,连乞勒都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不杀不行。

        杀又杀不得。

        一时间,对自己武力和智慧都无比有信心的西羌禁卫军统领乞勒都埋,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

        难道大康真的是上天眷恋的国度,所以才派了这么一位年轻圣人下凡险阻?

        这不公平啊!!

        ……

        来了!

        别骂了,认真看书~~~